帳號
密碼
關於我們
環境教育
社區林業第一階段
社區林業第二階段
螺的傳說
海洋文化
石板建築文化
宗教信仰
螺訊
 

話說無尾港
認識無尾港
無尾港風光



由於獨特的歷史與地理環境,無尾港地區會孕育出多采的捕魚文化,
牽罟是老一輩台灣沿海居民共同的記憶,在無尾港它會展現精緻的內涵,
無尾港還有一項特殊的捕魚文化--抓飛鳥
不像蘭嶼的飛魚季,總吸引失落的文明人驚艷的眼光,
抓飛鳥是無尾港先民與海、與天、與人、與歷史博鬥的記錄。



牽罟
問:
咱這幾個莊頭,有很多年輕人不曉得牽罟是什麼,更多人連罟艚長什麼樣子,都不知道。一隻罟艚在海上作業,要多少人?
答:
罟艚現在很少見了。罟艚上面有四支槳;划頭,彩二,三花,押尾,再加上落舵(註:佈網者)一共有十個人,但有時候8,9人也可以出海。頭,二槳人在右舷,三槳人站左舷,尾槳在左後方船尾。

問:
以前牽罟要看紅水,知道有魚群靠岸,才吹螺喚人牽罟?
答:
不是囉!以前田園一大片,大家攏要作實。平時留幾個人在海邊,注意魚群是否靠岸。人站在海邊是看不見紅水的,總是看到海水浮花,或是海鳥打魚,才知道魚群靠岸。看到魚群的人,立刻通知人吹螺,螺聲一響,田園裡工作的人,鋤頭畚箕收一收,馬上趕回家中,拿起’腰操’,趕到海邊牽罟。’腳帳’夠的罟組就推出罟艚掣網,罟艚一入海,便可以插索尾針,準備牽罟。三十多年前,咱大坑罟,功勞埔,港口,嶺腳,澳仔角一共有十六組罟,所以就有十六個罟螺。十六個螺若一齊響,每個人還是要分辨出自己罟組的螺聲。

問:
記得小時候看見大人用古栳仔皮做腰操,也有用籐編或皮帶割製的,前頭綁一粒磥仔。牽罟的時候,腰操綁在腰上,磥仔勾住罟索,屁股一扭一扭倒著走,真有意思。 問:插索尾針的目的是什麼?
答:
索尾針是一支材棍。罟艚一出海,一頭就要落罟索,就是用索尾針將罟索固定在沙灘上。索尾針最大的用意不只如此,咱歷代祖先牽罟討生活,大家在海上拼命,有時看到魚群會相爭搶,曾因此在海上打架。後來為避免冤家相打,才定下插索尾針的規矩。那一組罟能先掣網,將罟艚推入海,便可插下索尾針。用索尾針插下的順序來決定在海上放網圍魚的先後。有時候二三隻罟艚同時看上一群魚,先插索尾針的罟艚可以先划近看看,滿意的話可以先圍;不滿意的話,用斗笠招示,讓給下一位。

問:
若有人違反規定,偷偷圍魚,那怎麼辦?
答:
偷圍魚被發現,頭鬮的人至少可以分你魚穫的一半,你道理還講輸人家。海邊的網地都有索尾針的規定,沒人敢違反。像嶺腳的前輩’大廣文秀’,雄心大,魚群沒上千斤不圍。老一輩的人常講,嶺腳後的網地,大廣文秀的索尾針插到生根了。

問:
罟艚在海上怎樣找魚群?
答:
風行魚就會結群,濁水動漫,魚群惦蛇ㄚ惦蛇,海水看起來會紅垢色阿紅垢色,就是所謂的’紅水’。若是午後,南風行,魚群結黨,叫’下山烏’。這兩種情形下網,通常有千斤以上的魚獲。有時候魚群會跟著罟艚,在船邊撇一下撇一下,叫’條羹仔行’。另外就是清晨看魚群浮近海面’浮花’,或者看海鳥打魚的所在。如果沒看見魚而下網的散掠魚,就很難知道魚穫會有多或少。

問:
前年我帶朋友到頭城牽罟,牽到一半發現網尾浮在海面,這是什麼原因?
答:
牽罟全靠網仔師父和經驗。有一句口訣:溢流反洘流,網尾要車頭。若這一網海水是溢流,而下一網會遇上洘流,掣網的時候,撿尾索或者是押尾槳的人,就要將網尾翻轉。每一回罟艚出海,船底要放一把海沙,放網的時候先撒一些海沙到海裡,看流水的方向。另外就是網仔師父最重要,罟網若張的不好,魚不入袋;古早人講:現磥牽一半,現波(註:浮桐)牽無吃。所有抓魚的網,就數罟網技術最高。一般師父是張不好的,都要拜師學藝。

問:
什麼時候岸上的人可以開始拉罟索?下網以後嗎?
答:
不一定,有時船一出海就看到魚群,馬上揮斗笠叫岸上的人開始拉罟索。一般都是在下網以後。

問:
老一輩的人都說押尾槳的人是一隻罟艚的靈魂,這是按怎講?
答:
尾槳把歪正,一個人再加上三槳和落舵,三人在左舷拼右舷的頭二槳6,7人,當然吃力。尤其咱這個所在,午後南風從七星嶺吹下,罟艚回航最艱苦。因為船尾大撇,風打尾,船無行’會呼雞不會吹火’。押尾槳的人一開始若沒壓過頭,二槳,押到吐血大有人在。南風若起,在海上追魚,全靠尾槳是否夠力。所以你看咱這裡押尾槳的人,個個不是高強大漢,便是力頭飽飽。我所見過最厲害的尾槳就是英仔伯(註:陳英人稱黑鷹),你不要小看英仔伯身材不高,但伊最勇,押罟艚親像轉陀螺。一年通天都脫肉體,一身黑色的皮膚又賢<會>抓魚,所以大家稱呼他黑鷹,連日本人都知道。阮阿伯(註:許闊嘴人稱豬嘴仔),雖然真出名,若論壓尾槳,就比不上英仔伯。

問:
以前阿公在海邊有夠兇,人人都怕他。伊若喊南腳歪北腳歪斜,人人跑到裂褲腳.在海邊撿魚的小孩,人人都怕他。
答:
阮阿伯就是緊性地,聲哨大;人實際上真良善講義氣。一世人討海,就是如此,才會那麼早逝。伊做頭家,押尾槳;一看到海,親像雷公一樣,生龍活虎。六十七歲得了胃癌,到聖母醫院開刀,醫生吩咐他要靜養;他不聽吵著回家。一回到家,聽到螺聲,三魂七魄馬上被引去。我妹妹們求他不要再去海邊,他也不聽。一到海邊,什麼事都要管,病馬上發作吐血,不久就過世了。 阿公那代押尾槳的人,個個都是海上的英雄,雖然每個人性地不同,但是颩悍的討海人性格,全都一樣。外地人到咱莊頭,聽咱講話’大聲馬喉’,以為要和他們打架,實在是誤解。

問:
剛才講到南腳歪北腳歪,是不是看網尾的竹管浮桐來判斷?什麼時候要下海’櫸流腳’。
答:
南腳就是靠澳仔腳一邊。罟拉動的時候難免有歪正,因此要看網尾桐仔不斷喊南腳歪或是北腳歪來調正,如此罟網才會順,魚才會入網。網尾桐仔以前都是用大竹管做成,綁在布尾上;另外還有一粒’大獅’綁在附近,千萬不要認錯了。尤其遇上布尾逼破,人要下海找布尾的時候,要認網尾桐仔,不要認大獅。看到罟網靠岸,流水大或是魚穫多的時候,就要下海櫸流腳。有時魚獲太多,拉不上岸,不能使用蠻力。櫸流腳的人要拿’梗仔’,在海裡將布尾提高,岸上的人才有辦法將魚拉上岸。櫸流腳也有規矩,落舵三槳要先行,划頭彩二跟後面,再來才輪到尾槳和撿尾索的人。咱祖先定下來的規矩都很有道理。 討海!討海!每一次看到大浪過來將櫸流腳的人埋在海底,浪過了才看的見人頭在海裡浮浮沉沉,真正是用生命配大海。

問:
魚獲一網最多有多少斤?
答:
以前牽罟不論斤,都是論擔,一擔大約一百斤。有牽到二百擔,就是二萬斤。以前四五月份,’大陳苦蛤’靠岸的時候,後頭總跟著白帶魚;但沒人敢牽。一落網幾萬斤的苦蛤,拉都拉不上岸。因為龜山把海口,北方澳山嶺又擋住強勁的海流,魚群一定會來咱海邊迴游。魚多的時候,挑魚挑到開腳弓,挑到哭。

問:
魚拉上岸要怎麼分?以前看人拿一種’鳳梨簍仔’到海邊分魚,現在就很少見到?
答:
咱這裡牽罟不能帶鳳梨簍到海邊,拿到海邊馬上被人丟到海裡去;那是頂寮,埤仔尾以北才有的規矩。咱牽罟是向大海討吃,不是’辦公伙仔’;魚獲少,大家用斗笠分一分,就是不能帶鳳梨簍仔。魚獲若二公簍以下就’分家當’,份罟的人就有一份;船上的人和撿尾索的人加一份,補網的人再加一份;另外頭家又多一份.如果魚獲不滿十斤,全都歸撿尾索的所有。魚獲多賣錢,也是同樣分法。

問:
撿尾索的人是負責什麼工作,為什麼魚分較多?
答:
撿尾索的人負責插索尾針,注意海上罟艚的動態招呼人牽罟。牽瞑流的時候負責認螺聲,檢查網尾,責任真大。


罟艚
 

將網放至罟艚上
 

將罟艚推入海裡
 

罟艚划向大海
 

插索尾針
 

搜尋魚群
 

放網圍魚群1
 

放網圍魚群2
 

南腳歪北腳斜
 

慶豐收
 

罟槳

問:
如果沒月光,牽瞑流怎麼判斷罟網在海裡的歪正?
答:
那麼罟艚就要出海顧網,這就是為什麼一條罟索要分成好幾段,每段相接處留一個索目。黑暗中就是認索目判斷罟的歪正,南腳歪螺吹一長聲,北腳歪吹二長聲;兩方相當就吹都,都,都,都的短聲。岸上的人就認螺聲拉罟索。罟艚真正是一組罟的靈魂。

問:
我們小時後常在罟艚上’殺手刀’戲耍。以前罟艚是不是可以進入現在無尾港的水域?
答:
以前罟艚或是飛烏船都可以停在我們門口。你們叔公釘罟艚就在門前的溪邊,成型之後再鎚石灰瓊麻將縫隙填滿,以防漏水。最早的罟艚是用楠仔做成的,楠仔笨重又不耐久,用五六年就腐敗掉。後來改用松蘿釘罟艚,輕而耐久,大概可用十一二年。不過再好的罟艚每二年都要翻修,補上石灰;到山上找朱榔回來煉汁牽線,或染網,有很多工作。罟艚下水或起罟寮,都要請人吃米糕糜或炒米粉;過年過節還要拜罟寮拜海,真濟頭路。

問:
推罟艚入海的時候,是不是要有人在兩頭將罟艚扛起?
答:
是用船梗,前四後六將罟艚扛浮,再加上有人用力推,才有辦法在沙灘上推動罟艚。以前從罟寮到海水的沙灘有兩三層的沙崙,日頭大的時候,燙的走不過去。搶魚的時候,力量不知那來的,重橫橫的罟艚,呼一個勢,就到海水。抓沒魚的時候,罟艚像有萬斤重,ㄝ嘿落,ㄝ嘿落,再扛還是在原地。

問:
風颱的時候罟艚怎麼辦?
答:
風颱未到就要將罟艚扛到沙崙下,然後用鋤頭在罟艚內填滿海沙。有時候風颱突然到了,像那年的波密拉風颱,罟艚攏飛得不見影。

問:
以前我們家門口有幾口煮魚的大灶,魚多的時候小孩子要負責照顧曝曬的魚穫,以免備放槽的豬雞偷吃掉。有時候貪玩,魚被偷吃,就被大人吊起來打?
答:
若是說到牽罟,三瞑三日也說不完。你們可以再去請教叔公仔怎麼釘罟艚,可以請教師父按怎做罟網。

TOP


會 址:宜蘭縣蘇澳鎮港邊里嶺腳路142-7號 聯絡電話: (03) 990-4383;(03) 990-7135 傳真電話: (03) 990-3137
劃撥帳號: 19012823 帳戶名:宜蘭縣無尾港文教促進會
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加入最愛 返回首頁